<strike id="dep8i"><bdo id="dep8i"><rp id="dep8i"></rp></bdo></strike>
    1. <s id="dep8i"><acronym id="dep8i"></acronym></s>
      <dd id="dep8i"></dd>

      <progress id="dep8i"></progress>
    2. <nav id="dep8i"></nav>

        歡迎您進入北京阿塞克系統工程技術有限公司!

        行業動態

        中國制造如何制勝數字經濟

        文章更新:阿塞克系統工程   更新時間:2017年09月27日   分享到:

        在討論美國制造業回歸、德國工業4.0的時候,我們其實在為這樣一個話題找解答,中國制造企業如何能發現新動能,制勝數字經濟。

          中國制造業“大”“強”之辯余音繞梁之際,國內制造業(尤其是低端制造業)已陷入去產能的重重壓力,也未能分享到社會創造的新財富。作為支撐實體經濟轉型的重要基石,制造業必須首先完成自我革新,方能長袖善舞,達成“中國制造2025”的目標。

          引述哈佛大學豪斯曼教授的研究,經濟的復雜性與制造業知識及能力直接相關,一旦某個國家開始制造商品,因此積累了知識和能力,那么該國通向繁榮之路就會變得更加容易。但這個過程是一步一步循序漸進的過程,制造的商品越復雜、制造工藝越先進,就越能走到更新興和更先進的產業,這個國家就越發繁榮。

          以此校驗中國制造業升級,我們認為,“新制造”并非一蹴而就,但是應當盡快對于以數字技術為代表的新興技術開展深入且持續的投入。最新的研究指出,絕大多數中國制造企業未能釋放數字增長潛能,僅有少數受訪制造業企業成功地將在數字技術領域的投入轉化為業務成果,成為領先于行業的數字領軍者。

          對比美國在上世紀90年代開啟的新經濟時代,中國處在了類似的十字路口:技術的革新使得各產業開始由單純產品經濟進入到基于知識驅動的服務經濟;“一帶一路”等國家戰略給中國帶來了進一步深入全球價值鏈的契機。從產業角度看,持續提高生產效率、通過平臺使數據驅動型業務成為可能,為市場注入活力,這才是重塑競爭力的正確選擇。

          中國制造面臨“雙重競爭”

          在經歷了三十多年的壓縮式工業化進程之后,中國制造企業慕然發現,傳統比較優勢的逐漸消失,中國制造受到了新興市場低成本的擠壓,又不得不接受來自制造強國的挑戰。在新技術和產業變革的面前,不少中國制造企業躑躅不前。

          一方面,勞動力、用電等制造成本和生產要素價格的上漲正在壓縮企業的利潤空間。以勞動力成本為例,在人口老齡化和工資上漲的雙重作用下,中國勞動力成本在2005年至2015年間增長了5倍。甚至中國的制造業企業越來越多地走出國門,在非洲等地區投資布局,為了獲取更高利潤率。

          另一方面,中國的創新能力與歐美發達國家相比,仍有不少差距。我們的調研顯示,在覆蓋政府支持和研發開支、科研人才和機構、創業文化、科技集群等諸多因素的評估中,中國僅排在全部20個經濟體的第14位。

          在針對六大制造業行業170余家中國上市企業的研究之后,我們發現,整體上中國制造企業與英、美、德、日等老牌工業強國的同行均處在探索數字化階段。但是,數字化尚未滲入企業的規劃、生產、銷售、管理等經營全鏈條,這也解釋了大部分中國企業未能展現出更加持續、優質的增長,其在盈利能力、股東回報以及優勢持續性等指標上面臨不小壓力。

          我們進一步探究中國制造業升級的障礙和困難所在。在制造企業高級管理者的眼中,沒有即插即用型解決方案、缺乏規范與標準、法律的不確定性、缺乏明確的責任劃分,以及企業與股東缺乏統一認識,被視為最突出的五大障礙。運營效率低下、資產利用不充分、勞動生產率低下、供需不匹配、服務和售后成本較高,則是最主要的五大痛點。

          產業物聯網加速經濟發展

          在各國政府和企業爭相尋找新的業務增長模式、布局產業發力點的時候,產業物聯網的勃興成為了達成智能制造的必備要素。

          研究表明,到2020年,數字化有望為中國GDP帶來3.7%的額外增長。如果能夠在現有基礎上加大對產業物聯網的投資,并且制定吸納產業物聯網技術的關鍵舉措,預計到2030年,中國GDP增量預計將達到1.8萬美元。屆時,物聯網所推動中國經濟增長總額的60%以上將被制造業、公共服務和資源產業三者瓜分。由于制造業在總體經濟中所占份額較大,所以將從物聯網應用中獲取最大效益。從技術和產業發展的角度來看,在物聯網的帶動下,實踐智能制造的企業將依靠信息和數據驅動,通過后臺的信息流掌控生產過程。渦輪機、噴氣式發動機、核磁共振儀之類的工業設備產生的數據,與源自社交網絡、消費互聯網或其他渠道的大數據相比,具有更大的潛在價值。這種數字化新模式運營的關鍵在于完善技術,升級機械、設備,規范流程、政策,吸納優質人才,優化商業環境。

          中國企業已經開展了許多實踐,經由產業物聯網尋求數字業務突破。例如,華為技術有限公司打造“數字化油氣管道”;海爾集團電商平臺與供應鏈金融平臺的緊密集成;上海市電力公司物聯網技術引入倉庫管理中,建成了電力系統內首座無人值守倉庫,提升物資管理水平。

          在發展和應用物聯網的過程中,一定會在愿景和現實財務表現之間找到平衡。企業需要不斷向服務型企業轉變,打造新的“產品+服務”的混合商業模式以獲得新的營收來源、利用智能技術推動企業創新,以及推動人才隊伍轉型,開辟新增長之道。

          產業升級進入下半場

          中國的產業轉型進程,已經從淘汰落后產能的上半場,進入了創新升級的下半場。制造業中也出現了新舊產業的分化,企業自主轉型意愿增強。作為傳統制造業大國,中國所擁有的良好的制造業基地、充裕的產業升級預算、偏好數字技術的消費群體、較為成熟的產業平臺,都將在制造業轉型升級的過程中,發揮積極的作用。

          中國制造業需要從以下方面著手,靈活應對環境變化,加速推進轉型升級:

         

         

          提高制造效率,克服成本壓力:從企業運營角度出發,信息技術/運營技術的無縫集成是支持高效、先進制造業的重要構件,中國制造企業可從勞動力、機器設備、技術、環境,以及流程政策等五個維度著手,。關鍵的是,首先要實現制造智能,利用移動技術、云計算、數據分析、機器協作等數字技術,打造智能生產運營體系,實現生產力最大化。

          比如,美的集團從2011年底開始陸續投資100多億,全面重構系統,實現了流程端到端、數據端到端,自動化率比同類家電企業平均水平高出一倍以上。當2015年行業整體銷量下降、利潤下滑之時,美的集團實現了17.5%的收入增長和25%盈利增長。旗下的美的廚電也獲得了生產效率的顯著提升,訂單交付周期縮短了50%。

          發揮平臺效應,推動產業升級:在中國,普及率高且活躍的平臺,將推動市場進入的效率,加快創新的速度,并通過網絡效應,跳出傳統的實體制造經營活動,使多方協作和數據驅動型業務成為可能。云計算和移動技術的快速發展,不僅降低了平臺的使用成本,消除了技術障礙,而且開創了新的市場格局。

          目前,通過自身發展或收購兼并,中國已擁有64家平臺企業,領先其他各國。由此衍生出的新業務模式包括能力租賃、訂購、廣告服務、收取傭金、許可、貿易等,收入來源更加多元化,并能以“產品即服務”的模式服務客戶。此外,平臺模式也能加速制造業企業的創新步伐,推進產品和服務差異化,打造敏捷企業。

          產業結構調整和隨之而來的變革困境再一次證明了,數字化轉型不是企業錦上添花的工程,不能讓數字化停留在某個部門,而是需要使數字化轉型切實地貫穿于整個組織和各職能部門,在運營環節推進全面、深度的數字化。在技術層面,需要更注重數據處理能力、產業分析能力和智能設備應用等一系列能力培養。

          綜上所述,中國向智能制造前行的路上,政府、企業和市場參與者當更有所作為,努力結合消費平臺并打造創新產品和服務、構建開放型產業平臺和生態圈、逐步推進企業內部關鍵環節的制造智能化改造、加快基礎設施和創新實驗中心建設等。我們已能望見新技術帶來的產業革命曙光,需砥礪而上,固化經濟增長成果的同時培育新動能。